最美的姿态

最美的姿态


 


   ——值此第2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谨以此文奉献给所有曾经教育我成长的恩师


 


 山的沉稳是一种美的姿态,我岂止是相信?


 教学楼的阳台和楼梯被夕阳的余辉抹亮。白的墙壁被抹上了道道金黄和玫瑰红的颜色.这时候,往往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前后。


 一个身影从斜晖琴弦的伴奏中款款而下。是一位老教师,他的背微微前倾。也许是因为匆促或是别的什么,临下最末一级台阶时,不慎打了一个踉跄。在我的注视下,他转了身,微倾的背对着我,晚霞给他身后的楼层抹上鲜亮的色彩,楼层上学生们,仿佛活跃在他的背上;而他的微倾的背,在我看来,是一面坚实、开阔而平缓的山坡——


 明确地说,他是我的十分亲近的老师,从壮年到如今他临近退休,横亘三所学校。对他的背,他的行走的姿态,我熟悉而充满温情的回忆……


 他的背曾是我们嬉戏的草坡。还是四十年前,我读初中,他是我的语老师兼班主任,确切地说那时的他还是不到三十的大青年,是球场上的健将。课间,总有学生嬉闹着围着他,他不时的送来一句风趣的话。“哇——”一个学生搂着了他的脖颈,于是再一个,又几个,最后一个猛冲来,跃上他的背,于是,他被“放倒”,然后,一片哗笑如潮……在那山根下的初中,那枯躁的岁月里,他的背,便是我们游戏的乐园……


 我们总觉得他的背的微倾,是由于他时时背着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1970年那次,学校组织学生“拉练”。我们背着行囊,从伊芦经东辛农场,步行去连云港。傍晚时分,我和几个同学掉了队。他和我们跋涉在四顾无人的土路上,先头部队早已过去,我们焦急地追赶。而那个像是肉团子似的小同学实在走不动了,脱下鞋子一看:脚板上尽是水泡。老师决断地蹲下,背前倾着:“来,我背着你!”我们同学都争着说:“让我来背。”老师眨了眨他那笑眯眯的眼:“不用几步,就把你压趴了,说不定还能压扁了哩。”我那时个子小年龄也小,便挎着两个挎包,警卫员似的,尾随在那座移动的山坡的后面……幸亏班长个子大些,和他轮换着背,直到先头“部队”到了目的地清点人数,才发现我们“走丢了”,于是派来辆手扶,接到驻地时天已漆黑,全校人马正等着我们开饭的呢。老师后来不仅背微倾,还常犯腰痛,每每令我想起他背上的重负。


 在我,老师那微倾的背其实便是我命运的通途和走向“成就”(姑且这么说吧)的桥梁。文革时我回乡劳动。一天,地头停了一辆自行车,我从水田里被唤上路边。他前倾着,看着浑身是泥水的我,说:“大学招生了,你得准备准备。”当我表示没有什么希望时,他严厉地瞪了我一眼:“别没志气。”又补上一句,“还有老师们呢。”最后,我望着他倾着背慢慢离去的身影,心里咯登一下,泪水刷地涌下脸颊。后来,一路的山山水水,在他的“背”上,我从艰难的岁月里踏进了师范的大门,然后又走上一所又一所学校的讲台。


 我总会说,由于他那坚实、宽阔而又平缓的背,我渡过了何止一道难关。十六年前,我境遇不佳,是他代表新的单位,亲临我当时的学校,未吸我一支烟,将我“背”过来了。那天他从那所学校的角门离开时,我望着他那更有些前倾的背,眼睛模糊了,觉得眼前有一面平缓的山坡,载着鸟语花香从我脚下的山穷水尽绵延向明朗的前程……


 天底下,生活里,最美的姿态时常显现。但在我看来,惟有蕴含着、浸润着世道人心的真和善,才是最美的。老师,请别恼我只赞叹你那在别人看来似乎找不到什么美感的微微前倾的背。你的蹲下,你的背起,你的引路,这些动作,便是人世间最美、最美的姿态。

《最美的姿态》有2个想法

  1. 老师的背,这个视角很能触动人心。文笔真美![quote][b]以下为曹兴戈的回复:[/b]
    回复风之彩:确是特征性细节印象深刻,他的背横亘我的一生吧。这位老师今天还是我的邻居,我是一生要执弟子礼的。不过,写的这篇文章他不知道。[/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