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堂:芳草有情皆碍马?

新课堂:芳草有情皆碍马?


 


——关于高中语文必修课与选修课教学的几点思考


 


借用晚唐诗人罗隐的两句诗来隐喻当前的高中语文新课堂的建构状况。笔者以为有几个向度的相似性。罗诗人用两句诗形容蜀地的美景令人应接不暇,流连忘返。诗句云:“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这两句诗隐喻的向度有三:一是应用新的教育理念编写的高中语文必修与选修教材,使大量的经典美文和关注时代动向的时文走进了课堂,令教师与学生大有流连美景,应接不暇的愉悦感,教材使人喜爱起来了;二是落实和推进新课程标准,教师观,学生观,教学观,学习观,评价观等教育观念的变化。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教研机构组织的一系列的观摩研讨活动,有效地推进了语文课程改革,呈现给观摩者与研讨者一堂堂富有创新意味的好课,使观摩者从新课堂上一次次如行山阴道上,经历了一次次语文的“发现之旅”;其三是,毋庸置疑,正在构建中的语文课堂正由于它具有摸索与创新意味,也还有一些因素正在困扰着我们,在从过去正向现在的未来中,借承与发展,坚守与创新正在与实践两个层面对真正意义上的有效益的高中语文新课堂的构建产生着制约作用,而这最后一个向度的问题,是我们正在面对和必须认真思考的。


笔者以为思考这个问题必然涉及高中语文必修教与选修教材的联系与区别及其教学目标方式、方法与要求的联系与区别,甚至要溯及上位的课程标准对必修课与选修课的目标与要求的联系与区别,下面笔者就生产力地说说对这几个问题的理解。


高中语文必修教材的特点,与原部编高中语文教材不同,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构成是由板块构成专题,由专题构成模块。必修课程要修完五个模块。值得指出的是其专题形式,它与旧教材的按文体组成的单元结构形式不同。同一专题由其各篇内容的相对一致性,兼顾不同角度和不同文体组成,不同板块常由不同的文体组成,比较富有逻辑性地提供教学的内容,专题的编排顺序学习者的成长和健康心理人和格的构建。体现着课程标准“学习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自我,规划人生”、“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价值追求”。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呈现方式与部编教材的呈现方式有显著的不同。它分为文本研习,问题探讨与活动体验三种。实际上它们提示我们在设计三维目标时“过程与方法”的选择策略,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和个性特长的培养提供了凭借与可怜,也为特师的专业成长和个性特长提供了用武之地。“文本研习”,意在通过研究和学习经典文章,培养沉重对文章的理解能力,其基本的学习方法,应该是“研读”与“学习”。“问题探讨”。这里的“文本”还应该是叶老所说的“例子”,但还应再更丰富些,它是富含文学和文化含量的“培养基”,是丰富沉重人文素养和形成学生技能的重要学习内容。“问题探讨”专题,我理解这些专题的文章既是沉重的学习内容,又是倪文锦,王荣生等专家说的“教学用件”,也就是说,要通过教学(当然也包括指导学生自学),探讨相关的理论问题或者是社会热点问题,并由此引发开去,关注历史和社会人生,让学生通过阅读,思考,探讨,讨论,辨论、交流演讲等形式,注意其应用的价值,以让学生思考并逐步地明了有关关注社会,规划人生的重要问题。执教这样专题的文章,重要的是在于关注形式层面的同时,指导一引导阅读,思考和深入地有效地探讨,交流与适当地训练表达,关于“活动体验”,其内涵的规定性要求教育者组织好相关的诸如朗诵,访谈,演讲之类的活动,通过阅读与组织活动,让学生获得体验,提高相关的语文技能,并发挥个性特长,在教学活动中,对学生的技能训练尤其是语文应用能力培养应该是重点,而如果将此专题也当作“文本研习”专题进行教学,那就与教学要求背道而驰了。


    再说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与必修教材的联系与区别,和必修教材的按模块分类方法不同,选修教材的分类是按诗歌与散文,小说与戏剧,新闻与传记,语言文字应用和文化论著研读五个系列来划分的。目前,部编教材,苏教版教材和粤教版教材已开发出20余种,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根据课程标准的教学实际情况,我省定选的是《〈史记〉选读》、《唐宋诗词选读》、《唐宋八大家散文选读》、《现代散文选读》、《语言规范与创新》及《〈论语〉和〈孟子〉选读》这六门选修教材。                                                   这六本教材的呈现方式基本上是按专题形式。兼顾作者典范作品,文类,内容的相关性和一致性。教材用件的构成大致分为文章。评语选粹或摘录、品读与探讨,积累与应用及附录的背景资料。可以这样说,这些教材的编选,为学生的阅读体验,培养审美能力和探索能力,为学生在可能的情况下发展个性特长,提供了非常好的教与学的资料。打开一本本教材,经典文章美不胜收,正是印证了罗隐的那两句诗内容“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山”。兼以以专题呈现,学习内容集中,能力培养目标比较明确,且文言知识积累构成体系。应该说用好选修教材对于提高教学效益,发展学生能力,培养学生的个性行长是有着广阔的用武之地和发展前途的。但是,就目前选修教材的使用看,具体到教学内容安排,教学目标制定,教学方式方法的选择以及教学评价的设计看,也还存在不少困惑。这便是笔者引用罗隐两句诗中的“碍”也“遮”的另一层含义。其一是教材的选择,留给学生自主选择的空间太小,省市考试的硬性规定包括阶段性的考试,基本上将学生的选择权剥夺了,这就有悖于选修课“选”的设计初衷。其次是教学的组织,按南方学校,学生自选的科目,应跑班上课,这就需要良好 的硬件设施条件,同时组织管理和学习质量的保障仍然是个软肋;根据我市的情况基本上没有跑班上课的,这又容易形成将选修课上成必修课,比如将唐诗宋词和《史记》选读一样地从头上到尾,每一篇沾用必修课的上法,到理解课文为止,这样的话两种教材的区别就被忽略了。其三是选修课的教学方式,方法或教学模式。比如必修课的课堂教学模式大致是了解背景——诵读感知——理解交流——鉴赏口味——拓展创新。而选修课呢?似乎也可以这样上,但如果都这样上的话,课标提出的“差异性”和“多样性”又怎么体现?再说,按课标的要求,选修课的教学还可以采用讲座,自读交流做读书笔记,活动表演,专题研究之类的教学方式,不幸得很,对于“差异性”,和“多样性”的教学实践研究,我们做得还不够,浓度得还不大胆,原因之一,是怕与上级教育部门组织的考试路子对不起来,成绩上不去,有“效益不佳”之虞。随之而来的便是检测和评价的问题。首先作业,还和必修课相似行不行?做点摘录之类的读书笔记就能算是学习质量过关了么?自编的,网上的,教研部门编制的选修课试题,大多还是观念比较陈旧,老化的题目;形成性,诊断性和评价性三处检测学习效果的样题还很不足,这就导致教者不得不将选修教材和必修教材一样教,一直到讲透为止,甚至讲透到死为止。这一点是目前选修课教材教学存在的来生痼疾。当然我们偶尔也会观摩到有些创意,但路数对照起课标的精神总还觉得有效益总还不够尽如人意的课,这样的课,看面孔,“新”是“新”了点,但背后总能露出“穿新鞋,走老路”的尾巴来。且让我们执著地渐进地实践探索吧。笔者以为高中语文选修课教学不易把握,存在困惑的原因,主要来自上位的《课程标准》的含混与笼统。其一,《课程标准》中对高中语文课程内容的表达缺少清晰的、系统的知识与能力训练点,有人说它“放逐”了语文知识系统亦不无道理,这样就使教者的教学缺少具体的“抓手”;其二,《课程标准》对“课程目标”的表述五项十点“积累·整合”“感受·鉴赏”“思考·领悟”“应用·拓展”“发现·创新”一是针对所有的高中语文课程的操作,实际上也很难分别落实到必修课与选修课的教学实践中去。二是这五项十点其实是就三惟目标中的“过程与方法”来设计的,并非是知识和能力训练点;其三,课标对选修课教学的要求十分笼统,仅在“评价建议”一栏的第五点这样表述:“普通高中的语文课程分必修课与选修课两种类型,它们的目标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共同构成高中语文课程总目标。高中语文评价既要注意两者的相互衔接,更要注意它们的不同特点。必修课的评价应立足于共同基础,而选修课的评价在注重基础的同时,更多地着眼于差异性和多样性。选修课的评价尤其要突破一味追求刻板划一的传统评价模式,努力探索新的评价标准来促进目标的达成。”笔者以为选修课与必修课的区别应该体现在知识与能力的共同基础上更加关注教学方法的多样性。学生个性发展的选择性和差异性,与此同时,针对共同目标五个方面十个点,选修课更应侧重使学生在更高的层次上发展能力。这一点我们可通过比较课标对必修课与选修课学习要求和目标表述上的差异性来理解和把握。


 


    例1    关于“审视”的内涵表述:


  1用现代观念审视作品,评价其积极意义与历史局限。(必修课程·阅读鉴赏·第8条)


  2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古代诗文的思想内容,并给予恰当的评价(选修课程·诗歌与散文·第2条)


 


    例2    关于“体验” 的内涵表述:


   1体验注重审美体验,陶冶性情,涵养心灵。(必修课程·阅读与鉴赏·第6条)


     2体验注意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发现作品意蕴,不断获得新的阅读体验。(选修课程·诗歌与散文·第4条)


仅以以上两点的比较看,就可见出能力目标与要求的层次差异,基于第二点中“从不断获得新的阅读体验”的表述,我们才会从更高意义上理解诸如刘亮程的《寒风吹彻》、于坚的《云南冬天的树林》等新锐作品进入学生阅读视野的理由。


所以,笔者以为,选修课教学在体现出对必修课的拓展与提高方面尤其应注意以下几点:1侧重实际应用的科目,就要扎实训练,不能飘浮;2着眼鉴赏评价的,就要引入鉴赏理论,不能止于了解字面意思;3、旨在引导探究的,就要组织指导探究,而不能教者一味灌输;4、教学方式、方法的多样化和选择性应基于课程内容特点和学生的学习能力实际,要在培养自主学习的同时留给学生能力发展的空间,而不能搞一刀切,或是一味以应试教学为价值追求。


在执教选修教材之中,笔者以为重构课堂教学内容应以发展学生能力为中心。兹提出几点建议。


1重组教学内容,形成新的专题,通过比较异同,提高学生的分析能力。如教学《史记》选读时,将刘邦、项羽、韩信三传重组为一个专题,也许更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


2问题领起,指导、点拨,培养学生的探究意识和能力。如学习《淮阴侯列传》,可将“淮阴侯是否真的谋反”,司马迁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作为学习、思考和探究的中心,链接相关资料,以写出有见地的小型研究文章来。


3借助“评语选粹”,结合作品阅读理解,发表自己对作品的看法。写出诗话、诗评等小文章。或交流自己的阅读体会,开办学生大讲堂,让学生评点某一作家及其创作。


4从写作的角度切入,学习教材,甚至现代作品的学习,也可以以写作作为中心视角,以理解作品立意、构思、布局、运用技巧等方面的优长。如教学《现代散文选读》即可如此。


5教者心中和教学计划里仍然要有高中语文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训练点的体系。虽然语文能力的形成是呈螺旋状上升的,但训练层次仍应循序渐进,而且要有明确而又科学的训练“抓手”。


如《语文的规范与创新》就可以安排从高一年级让学生选修。目前的课程标准,未能构建具体、明确的学科知识体系,应该说还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它会使这一学科缺少生存和完善的资格和依据。对于语文学科的体系建设,有识之士还应有自己的坚守和战略的眼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