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夸奖”了中国教育?

奥巴马“夸奖”了中国教育?


 


媒体报道,奥巴马总统夸奖了中国教育,也表示了对本国教育的不满和改进。这消息听起来还颇有令中国教育感到“骄傲”似的。说来奇怪,昨天我们还对自己的教育一百个不满意,指责、罢考、留学、移民乃至把孩子放到山里自己去教,等等许多想摆脱中国教育之桎梏的举动便是明证。如果我们真的以为自己的教育“好于美国”便骄傲得有点乐不可支,那么这思想上的“弯子”也便转的太快了。难道因了奥巴马先生的几句“夸奖”,那些据云是确凿的“明证”就变得子虚乌有起来了?我想,如何看待奥先生“夸奖”的动因和他的夸奖是否符合我国教育的实情及其努力的方向,而暂时先别盲目的高兴一番。再说,奥先生既非教育的专门家,又非亲历过中国教育的人士,因此他对中国教育的夸奖和估价应该不具有权威的价值。


我想得先看他夸奖了我们教育的什么,又是如何夸奖的。笔者特意查看了《成都商报》那篇题为“奥巴马谈教育:学习中国好榜样”的文章,得知他的谈话内容主要有四点:表示赞同延长学生在校时间;清除不合格教师;增加万名理工科教师;称美国应该学习中国尊师重教的传统。而据该文,并无什么他们的教育要“学习中国好榜样”之类的话,用那样的标题其实是文不对题。中国的媒体每每出怪招,也便令人不怪其“怪”了。


先说美国要延长学生在校时间的事吧。不错,美国中学生在校时间要比韩日等国家少了一个月。他要将延长学年作为教育公平和提高质量的手段。我以为这是不错的。学生学习书本知识必须有恰当的在校学习时间来保证。不知他们会不会来个规定:不许多于8小时?我们的孩子在校学习时间肯定是多于美国的。从恢复高考以来的知识“恶补”与“题海战术”,直至今天校外的公开补课与校内的变相补课,孩子们已成了学习的机器了。无疑是美国孩子在校学习时间的多少倍,我们一直教育孩子要“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好学时”,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说“好”呢,今天终于得到了美国总统的“夸奖”;我又说它不好,因为他不符合规范办学的要求,是以牺牲了学生的健康权、生活权和未来发展权为代价的。莫非因了奥巴马的“夸奖”,我们又该延长学生的在校学习的时间了吗?再说它的不好,我们的中学生好像是有了奥巴马夸奖的学习“质量”,但其实我们学生的创造力合实际动手能力,媒体上一直未敢恭维过,再进一步说,我们的素质教育和新课程思想不正是追随,甚至克隆西方的东西吗?这样看来,奥巴马一“夸奖”,我们的教育不就陷入两难的尴尬的悖论了吗?可见,该不该享受他的“夸奖”,我们还得多一些思考、分析、探究才是。


再说清除不合格教师。奥巴马说,要让不合格的教师“走人”,从国家教育事业大计考虑,我们不得不佩服奥巴马说出这句话的魄力,而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中国就难办了。第一,我们有自己的国情。一些地方比如西部,清退民办教师费了多少力气,又有多少人的生计问题令我们不忍心下手?其次,在我们中国要让教师队伍里走人,该走谁?谁有权让他走?是否会有走了不该走的?走了人的生计又该怎么办?走与不走谁说了算?做起来,大概总会搞得一塌糊涂。个中原因,笔者不言,大家自明。说明白了,我们还缺少人家那样的监管机制、保障体制和人做事的境界。想想我们的许多长校者的办学动机,就会明白这些事情会不会办偏了。


再来说说我们的尊师重教的传统吧。不错,据云已有两千多年了,近几十年来,媒体上和官员的嘴上,这口号喊得山响。但不要忘了,从上世纪五十年的“反右”到其后“臭老九”的“冠冕”,再到改革开放中的“某某等公民”,直至今天收入中的“贫富差距拉大”,我们有多少受“尊重”的切身体会呢?据说,媒体上报道奥巴马先生夸赞中国教育的同时,也公布了目前在中国教师职业是最受推崇的”这一调查结论。我想这里应该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在中国做教师的比在美国做教师的生活得更快乐、更幸福。我想问问各位教师朋友,我们有过、或者相信过会有这种“被推崇”的境遇吗?不要忘了我们“享受”着美国职业教师不到五十分之一的工资待遇。何以竟比在美国做教师更受推崇?就以本地某一中学高级教师为例,教龄三十四年,工资两千九百多元,其他社会福利待遇保障还在等待中——地方政府一直未为他们交养老金。你说这种受“推崇”的滋味,美国人怎么能理解呢?要说中国教育的状况、中国教师的境况只有身处其中的中国教师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估价中国教育的得与失,乃至品性,从权威的角度讲,奥巴马总统先生非但没有什么值得肯定的发言权,而且也不应该有什么发言权,因为他既非教育界公认的权威人士,又无对中国教育的亲历和感知,况且教育研究又不是他的专业所长。那么他对中国教育的“夸奖”乃至“好榜样”云云,如果不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或有意“提炼”,要么他就是造次,要么是随意,或者有意给个面子,总之,并不是怎么认真的“定评”。我们实在不应该被他夸得心里痒痒,自鸣得意甚至乐得不可开交,认为从今以后,我们的教育就超过美国了,或者好得连“肚脐眼都没有了”。甚至再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再来学习美国“延长学生的在校学习时间”了,会不会连违规补课也给他一个“进口”的合法身份?。


最后,对于真正办好中国的教育,我想一是要有情怀和责任感,二是要有理性和定力,三是要考虑国情。不管他奥巴马夸奖不夸奖,夸奖什么,他所夸奖的是不是应该夸奖的,我们都要理智的看待,不能因为他今天的一夸奖或者明天再来个一批评,我们就摇摆不定甚至高兴得一点方向感都没有了。总之一句话,不要被他“夸奖”得“找不着北”了!

诗档案18:绝唱:再悼青年诗人海子

诗档案18:绝唱:再悼青年诗人海子


    ——谨以此纪念海子辞世20周年


 


三月决不是死亡的季节决不是


何况你刚刚从麦地的上空升起那么美丽地升起


你稚嫩的双足是为跋涉而生的是为征服而生的


 


许多道路(已然的和未然的)还在等待着你呼唤着你


当然如此粗重的弦索只有用生命来弹拨才有声有色


这个报答有幸被你挪到自己的肩上了谁也不能攫去


 


而这些松弛而麻痹的神经呢这些缀满尘灰的神经呢


非得用你青春的血浆来擦拭并擦拭得如此痛苦地颤栗?


纪念碑倒下了  残酷的车轮碾过诗歌空虚的腹地


 


我们好久没有理由哭泣了并非我们冷漠而是


雍容的生命里总是缺少盐  言语和血液都是淡淡的


你的抵达便是太阳与险峰接吻的高度你总是有幸企及


 


你以鲜花的软语和光明的剑锋拨寻人类的秘密令我倾 听


在这曙红之前的黑色哀乐里你深沉的注视竞给我以致命的一击


 

诗档案:17:六月的向日葵——兼悼海子

诗档案:17:六月的向日葵


        ——兼悼海子


 


黄金在天上舞蹈/命令我歌唱


——海子《太阳》


 


六月的美丽使人疯狂


天空中颤动阿波罗的金色魔杖


将你的每一根琴弦 镀亮


并且拨响


无数成熟的种子纷纷弹落


色彩的世界在共振中一片喧嚷……


 


光明的箭镞 被你流淌的火焰 灼伤


当你颤抖的花蕊忘情地拥抱太阳


生命 终于在最后的啜饮中  辉煌起来


漂泊的灵魂  淹没  夜空里多少微弱的星光


于是  为了搜寻那些散落在麦地里你遗弃的乐句


诗人们  在一阵眩惑之后  开始流浪……


 


你们都 倒毙在麦子 痛苦质问的 芒上


身后  那条犁过人类赤胸的逶迤之路


穿过漆黑的墓地也指.向太阳燃烧的心脏


那支最后缓缓举起的手枪令思想的花瓣骤然开放


的那支手枪呵  击落  后世许许多多的耳朵


哪一只如你 仅仅是为了燃烧和发光?


 


 

诗档案16:白菜精神

诗档案16:白菜精神


 


白菜也并非那么崇高


在飕飕的冷冷风里 


也会瑟瑟颤抖


将那单薄的外套一再裹紧


菜哇里拥挤起来了  白菜


便渴望那冰凉的铁铲带它去旅行


 


冬天里白菜总会回忆阳光


或者想象那些风日晴和的年景


它便以金灿灿的笑声


与正在拔节的青青麦苗


谈说粗俗的爱情


白菜的追求当然不够水平


 


在我们向节日行进的队伍里


白菜总是跟紧


或堆放于壁橱边


或踡缩在廊檐下


或贴紧碗碟白瓷的壁


在那些脑满肠肥的鸡鸭鱼肉身边


那油汗津津的手递来一片温存


白菜便无比兴奋


而媒体们常常抱怨它不像明星


那青绿的布裳不够上镜


 


听说山东的白菜又在跌价


这些粗鄙的家伙总不懂行情


白菜们又开始流浪


可每一次驶向城市的列车


总不愿搭载它们


 


 

诗档案15:根——因一幅油画而作

诗档案15:根


 ——因一幅油画而作


 


你自己也不知道你的礼物是多么美丽


             ——泰戈尔:《园丁集》


 


裸露的 深埋的 延伸


每一支都是一派山脉


横亘在死与生 悠远的时空里


骤雨的剥蚀


害虫的噬啮


刀斧的删刈


那是摧残与忍耐所绵延的历史呵


风一样扩展


水分一样渗透


生命的渴求不可遏止


攥紧 每一粒可以把握住的砂砾和石子


甚至连指甲都深深地楔进泥里……


 


脉管里源流着爱与奉献


而沉默则是你唯一的言语


 


即使有被撕裂的  难以缝合的  愿望


你也用痛苦的分泌 执拗的补缀


粗糙的手们 伸出  真诚的相握


与扭结  于是你支撑 平衡起


这片繁茂的绿色国土


让果实 如满天星斗 垂落


花瓣随季节的脚步 旋舞


秋风里独自远行的金黄峡蝶呵


若有乡愁缕缕 那便是


关于你的芬芳的记忆……


 


而所有礼赞的目光却常常越过你


诗人灵感的触须  总缘不进你寂寞的梦里


 


你 甚至被不经意地 掘起


架上 冬天的火盆 化成


不再属于你自己的  温热与活力


也许 会有一双青铜的羽翼 在天鹅绒


绛紫的梦幻里 做出欲飞的姿式


生命便成为一部传奇


而更多的则是无声无息地朽腐


消失在生你养你 繁衍你百代子孙的


这片冥顽不灵的土地……


 


当这片绿色国土 在岁月的浪波里 訇然


  倾覆


我们心房的回音壁上 是否 也颤出一阵


轻轻的叩击?


 


19821120


 

诗档案14:卜 居

诗档案14:卜 居


 


……在一贫乏的时代里,诗人何为?


                        ——荷尔德林


 


寄居在星子们中间


之后 沿着泥泞小路


去寻找春天


野花的柔臂从荆棘的集市上


购买攀谈


 


洁白的雪野上遗落


足迹的黑色花瓣


檐雨说着夜的秘密


而旋转的红舞鞋


又穿上了笔尖……


 


三月向日葵稚嫩的茎


被残酷的车轮 碾断


书脊纷披的夹缝里飘来


远村晚炊的蓝色呼唤


 


我逃离的街市上空


危楼垂下鲜红的谄笑


积雨云渐起的灰色后面


还有夕阳深情的注视么?


 


不 我不能停下  寻觅


那淹没我的 梦想的家园


 


            

诗档案13:最后的槐花

    诗档案13:最后的槐花


 


又见槐花 你依然白皙


                                  不再娇羞 精致地 蜷缩在


                                  景德镇 矜持的怀里


                                  这盘叫做“绿鬟玉枕”的乡谣哟


                                  暧昧的灯光下 总晕不出


                                  那片 凉月如水的夜色


  


                                 萨克斯 或是小号 固执地


                                 劝人:回家吧 正是


                                 豌豆花开 小麦秀穗 的日子


                                 我却读不到一条 关于那片田野的


                                 真实消息 还有刺槐丛中那栋


                                 颓圮的老屋 黄昏里


                                 泥墙上 麦秸的温暖呼吸


  


                                 我是  从这片槐花林里


                                 走出来的么 长长的槐刺


                                 还在我心上 钉着 牢牢钉着


                                 那条呜咽的小溪……


                                 当晨风里 妈妈 捏着空空的粮袋


                                 从槐树下走来 槐花呵槐花


                                 你让我铭记 她那早生的白发 系着的


                                 那串 灰白的日子……


  


                                一嘟噜一嘟噜 带露颤动的 洁白的槐花呵


                                风雨摇落 鸟雀啄余的 灰尘满脸的槐花呵


                                用艰难和坚忍 将我喂养的 清香四溢的槐花呵


                                被塔吊无情的巨臂 高高举离地面的 不幸的槐花啊


                                与湿淋淋的蛙声 和我破烂的背篓 害着刻骨


                                    相思的


                                孤独的槐花呵 你是怎样 和那唤我归欤的


                                油亮长辫 一道 被剪来 蜷缩在


                                城市褶皱里 这只矜持旋转的 冰凉的盘子里的?

诗档案10:幸福广场

诗档案10:幸福广场


 


黄金与梦想铸就的你


引领我来到你身旁……


 


可供闲云和脚步 集散的广场


空气和眼神  如此清洌芬芳的广场


阳光与花蕊接吻的广场


在光洁与平坦上徜徉你思想的广场


霎时便熨平千年苦苦追索之创伤


的广场  可允许我因漂泊而疲惫的心


在这清洌和芬芳上略略停放? 停放


 


在这贮满冬日回报之温情的 港湾里


在这堆满鲜花的  春天的山岗上


在这溢出生活乐调的 金色轮盘上


就像在田里劳作之后  将散了架的身子骨


挪在柔软的粗布床垫之上 休憩  梦想


然后祈望 如命令自己的孩子一样


 


你这踏破铁鞋无觅处的  黄金的塑像


你的名字  圆就多少梦想?


 


我来自 僻远的乡村 脚上还沾着


生活的泥泞 沉重的债务扛在肩上


我来自  喘息的大海 生命的皱褶里


凝结 汹涌的波涛和汗水的盐霜


我从北国到南方 那些山岩与楼房


无情地碰折 我因劳顿而低垂的翅膀


用我们心智  膂力与爱恋  塑成的广场呵


请给我们幸福兑现我们每一梦想


 


收拢来全人类最美好的愿望 砌成的广场


谁能垄断你 幸福的光芒?!


 


那些法力无边的 神奇的权杖?


那些一夜暴富的 膨胀的钱箱?


那些苦心经营的 心机与暗算?


那些裙裾一闪便“星”光满天的  歌喉与面庞?


不啊 谁的劳作与汗水是你权威的注脚


就在你的大理石基座上 塑出


他们的思考  困惑与坚忍的 形象


让这雕像 在你灯光喷泉和鲜花的簇拥下


接受所有经过这里的人们  瞻仰


 


让所有的劳作 公平地得到面包和酒


让所有的脚步 找到兴奋与希望


让所有的车轮追赶上生活


让所有的翅膀不再碰伤


让失散的母子来此会合


让辍学的童年回到讲台旁


让来拍照的新娘新郎们  轻轻地许个愿


再让你来兑现他们的梦想


就像在那 美丽的童话里 一样


 


黄金与梦想铸就的广场 你圣洁的眸光 一闪


我们生活的 剥落部分 便被擦亮……


 


                   

诗档案9:草根们的盛宴

诗档案9:草根们的盛宴


 


而我们只是草根一族


匍匐在  郊野荒凉的路边


倏忽间滑过春天的  特别快车


这一列也许又是客满


但阳光灼烫的指尖


终于将我们所有枝叶  点燃


在五月第一个美丽的早晨


让我们  狂舞成一支支  绿色烛焰


 


还有这支鲜花组成的队伍


喊一声  就漫过莺飞草长的江南


摇动着手臂的风信子


打着旗语的  碧莹莹的苇尖


如火如荼的白茅  的蕊


晃动悠悠旆旌  现代而又古典


放飞茸茸心愿 蒲公英亭亭的轮盘


以及谱线上传送的  紫色呢喃


谐调  绿野碧溪的  深情和弦……


今天是我们草根一族的节日哟


白云  如此鲜嫩


春水  如此缠绵


 


今天我们朝觐的只是我们自己


为那曾经的  碾压下的喘息和呐喊


为那脊背上  还烙印的闪电的紫癍


那么 让我们这就出发吧——


吹奏南风的牧笛  越过河流和高山


今天我们不是观众也不是演员


 


阳光  垂下千万条思想的胡须


让世界重温  那位白胡子老人的箴言


是谁  让幻想绽开花朵?


是谁  用枝条编织梦幻?


把愿望  写在寄给城市的信笺


穿上红舞鞋的足尖  便不再流连


根须与根须相握  令相隔的板块


在同一旋律里  快乐震颤


 


用劳作创造了面包和酒  还有谁


能阻止我们  去赴自己的盛宴?


 


 

诗档案8:向日葵: 秋

诗档案8:向日葵:


 


成熟的种子怎么会泯灭


在这星斗纵横之夜空的覆盖下


 


滚过温婉的春和灼烫的夏


我这颗火花四溅的金轮


终于停靠在秋的肩胛


 


取来  那柄上弦月的霜镰


将我沉重的头颅


切下


 


再仔细地数一数


哪一颗籽粒不够饱满  坚硬


或者因失去棱角而圆滑?


 


然后  寻了月黑风高的夜晚


或是冰裂大地的清晨


将它深深地深深地  种下


 


并且  期盼在春


守候于夏


再度涅槃于秋风的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