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档案26:水声遥远

诗档案26:水声遥远


 


从床头的壁上  俯下身


潺潺乡音由远而近


秋风  向你发际如约而至


新上岸的菱角  飘来阵阵鱼腥


 


晚稻已登场  立冬的第一场风信


再肩一架平网  来到结霜的河滨


芦花鱼们  从乡梦里一尾一尾地游走


憔悴的你  还在干涸的浅滩上呻吟吗


 


当我从这五层楼上  拧开水管


倾听你被齿轮  和天线啮伤的声音


老屋倾颓的烟尘里  水声遥远


你又回到壁上  斜欹成一幅温暖的风景

诗档案24:阳光之吻

诗档案24:阳光之吻


 


这一刻  灵魂才分外饱满


在你的臂腕里  你的汪洋一片之上


我不知道开放得是否灿烂


受伤的心  曾经向你放飞过


哪怕倾斜的天空布满深渊


 


虽然预卜你的归期  总一错再错


所幸我带血的啼唤


己划破  你梦的边缘


也许你身后  便是绵绵雨季


我瞩望星辰的目光从此不再黯淡


 


仿佛今生所有的幸福都堆积在面前


枯涩的双唇重又红艳


身旁又有无数花朵泛滥   


当你的照耀透人骨髓


老去的只能是时间


   


 

诗档案23:张家界印象·文星岩

 


 


诗档案23:张家界印象·文星岩


 


真是那位文曲星头像的木刻原版


倔强的短发和髭须


那被论战磨硬的双唇


还在说着什么


黑而瘦的脸上


沉思和幽默隐现


 


在这国家级森林公园找到了你  我说


且介亭的桌面上还端放着你的笔砚


有人说你说得太狠  太偏


你就来躲开那些唾沫飞溅?


 


有人说要重新排队  再度核编


却总没认真地找过你


遗憾你只有些杂感如《而已》和《三闲》


这人间还有许多话题你怎么早早搁笔?


——你笑笑身边的御笔峰终未发一言

诗档案22:张家界印象·天女散花

诗档案22:张家界印象·天女散花


 


          分明是石头


          却像是梦幻


          有高高的前额


          浓密的长发披垂双肩


          也许还有芬芳的呼吸


          只是隔着重重云幔


          不能一睹你的秀颜


 


          装着什么  那满满的花篮


          自然该是鲜花  娇嫩美艳


          也许还有幸福  爱情与温暖


          甚至财富的碎片……


          在此  你已倾洒千年


 


          给我一束吧  哪怕一瓣


          每个游客都这祈愿


          你知道他们缺少什么吗


          在这喧嚣的人间


 


          你智慧的眼睛


          该不会忽略


          那因寻找无望


          而荒芜的心塬?


 

诗档案21:回廊,回廊——效何其芳《预言》体

诗档案21:回廊,回廊


——效何其芳《预言》体


 


寂寞的回廊


羞涩的回廊


在这新潮的楼层背面


还守着一段古典的时光


 


原谅我不小心踏响


这些落叶  往事又开始回放


曾经有擦肩而过


有目光躲闪或碰撞


 


惊悚的风逡巡掠过


又回过头来嬉笑着张望


岁月轻轻擦去窗外的旧时月色


跌落的花瓣重又回到枝头上


 


回廊是本已走过的青春的出口


一转身却又发现你还在门旁


楼群后的夕阳垂下忧戚的头颅


是在伤悼一位少女美丽的夭亡


 


 

诗档案20:末班车

诗档案20:末班车


 


没有别的选择了


暮色匆匆


掩去你美丽的面庞


 


也许还有希望


但你不能再等待了


只留下一句:“请原谅。”


 


纷乱的铁轨因晕眩而纠结


金黄色的世界


随你消失在远方


 


滚烫的脸贴紧冰凉的车窗


看一页页站牌哗哗地翻过


如你一次次扬起挽留的手掌


 


真遗憾我已经不能停下来


把这束蔷薇花


悄悄置于你的窗台上


 


因为我是属于这末班车的了


可以失去无数缱绻的黄昏


但我不能失去这扑面而来的


    满城灯光


 

诗档案18:绝唱:再悼青年诗人海子

诗档案18:绝唱:再悼青年诗人海子


    ——谨以此纪念海子辞世20周年


 


三月决不是死亡的季节决不是


何况你刚刚从麦地的上空升起那么美丽地升起


你稚嫩的双足是为跋涉而生的是为征服而生的


 


许多道路(已然的和未然的)还在等待着你呼唤着你


当然如此粗重的弦索只有用生命来弹拨才有声有色


这个报答有幸被你挪到自己的肩上了谁也不能攫去


 


而这些松弛而麻痹的神经呢这些缀满尘灰的神经呢


非得用你青春的血浆来擦拭并擦拭得如此痛苦地颤栗?


纪念碑倒下了  残酷的车轮碾过诗歌空虚的腹地


 


我们好久没有理由哭泣了并非我们冷漠而是


雍容的生命里总是缺少盐  言语和血液都是淡淡的


你的抵达便是太阳与险峰接吻的高度你总是有幸企及


 


你以鲜花的软语和光明的剑锋拨寻人类的秘密令我倾 听


在这曙红之前的黑色哀乐里你深沉的注视竞给我以致命的一击


 

诗档案:17:六月的向日葵——兼悼海子

诗档案:17:六月的向日葵


        ——兼悼海子


 


黄金在天上舞蹈/命令我歌唱


——海子《太阳》


 


六月的美丽使人疯狂


天空中颤动阿波罗的金色魔杖


将你的每一根琴弦 镀亮


并且拨响


无数成熟的种子纷纷弹落


色彩的世界在共振中一片喧嚷……


 


光明的箭镞 被你流淌的火焰 灼伤


当你颤抖的花蕊忘情地拥抱太阳


生命 终于在最后的啜饮中  辉煌起来


漂泊的灵魂  淹没  夜空里多少微弱的星光


于是  为了搜寻那些散落在麦地里你遗弃的乐句


诗人们  在一阵眩惑之后  开始流浪……


 


你们都 倒毙在麦子 痛苦质问的 芒上


身后  那条犁过人类赤胸的逶迤之路


穿过漆黑的墓地也指.向太阳燃烧的心脏


那支最后缓缓举起的手枪令思想的花瓣骤然开放


的那支手枪呵  击落  后世许许多多的耳朵


哪一只如你 仅仅是为了燃烧和发光?


 


 

诗档案16:白菜精神

诗档案16:白菜精神


 


白菜也并非那么崇高


在飕飕的冷冷风里 


也会瑟瑟颤抖


将那单薄的外套一再裹紧


菜哇里拥挤起来了  白菜


便渴望那冰凉的铁铲带它去旅行


 


冬天里白菜总会回忆阳光


或者想象那些风日晴和的年景


它便以金灿灿的笑声


与正在拔节的青青麦苗


谈说粗俗的爱情


白菜的追求当然不够水平


 


在我们向节日行进的队伍里


白菜总是跟紧


或堆放于壁橱边


或踡缩在廊檐下


或贴紧碗碟白瓷的壁


在那些脑满肠肥的鸡鸭鱼肉身边


那油汗津津的手递来一片温存


白菜便无比兴奋


而媒体们常常抱怨它不像明星


那青绿的布裳不够上镜


 


听说山东的白菜又在跌价


这些粗鄙的家伙总不懂行情


白菜们又开始流浪


可每一次驶向城市的列车


总不愿搭载它们